2013年3月31日星期日


偽裝也是攝影重要的一環


很多時候,當我們的畫面無法感動人心,是因為不夠融入其中,用「旁人」的觀點來看待人事物,這會明顯地表現在作品之中,自然會與觀看者隔著一層薄膜無法突破。無論「外在」形體或「內在」心靈,攝影師在某個層面,都得像個專業的演員,才能開啟不同的「視界」。
攝影師把自己假扮成天鵝,拍出絕妙的同類照片
上午8:13:00

攝影師把自己假扮成天鵝,拍出絕妙的同類照片

2013年3月29日星期五

侯王廟外的一片青草地。

最近有些時間,可以整理過往拍下的大量照片,當然也要認真地計劃備份的問題。

這些照片是我和POLLY還沒有一起時拍下的,回想已經是2008年在浸會大學YEAR 3時。真的是歲月催人老了...

那時我剛買入SONY A350,配上基本的18-70 mm kit便拿著它通山走(最後更和我一起掉下石澗)


5年前的POLLY。年輕嘛?
途經散石灣,可觀看飛機升降。



大澳附近回望東面。

萬丈瀑

一種傳統的耙蛑方法

記得當天是暴雨過後,山徑都變為小瀑布

大澳碼頭



東涌-萬丈瀑 單車遊
上午8:36:00

東涌-萬丈瀑 單車遊

2013年3月26日星期二







每次在家開派對時,總會有個時段(通常在凌晨兩點左右),有人會突然覺得,飲酒跳舞固然好玩,假若每個人都全裸跳進泳池,肯定會更盡興,而今日世界就像凌晨1點59分的派對,Instagram等各種照片處理程式如同還穿在身上的衣服,令人不耐。


這是我們該拋開所有照片處理程式的時刻,這些工具如同衣著,讓我們掩飾不安,要是能決心拋棄,正視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其實既刺激又興奮。


請別誤會,這些工具至今都在攝影史上佔有一席之地,各位是否還記得,初次使用Instagram應用程式或Lomo相機的感受?無論是手機上的程式功能,或是相機本身的效果,藉由濾鏡、對比、色彩飽和、扭曲等作用,讓最乏味沉悶的照片都忽然變得充滿藝術感。


因為濾鏡降低攝影門檻,拍照變得更加普及,否則許多人原本認為,手持專業相機相當複雜、專業、不易學習,也得歷經無數次失敗後,才可能開始拍出好照片,也由於初期成就感有限,故任何程式或裝置若能讓初次作品賞心悅目,必然受到歡迎。


這些濾鏡如今卻令人疲乏,各種效果已經氾濫,雙眼與大腦逐漸失去視覺刺激反應,在充滿各種濾鏡調整的作品裡,反倒是毫無加工的照片顯得突出,縱然人人都能讓任何事物增添藝術氣息,但不代表一切皆為藝術。


當人們使用濾鏡看待萬物,去除濾鏡才更顯特別。


因為攝影普及,也同時降低人們的攝影品味,我們不再需要增加照片數量,而是該追求提升品質,每個人都該回歸原點,思考拍攝的對象與動機。


我們該逐漸提高標準,重新認識攝影的機率與成敗,運用技巧拍出好照片,而不只是內建功能,Instagram、Hipstamatic及其他應用程式培育出一批攝影新鮮人,現在該邁入下一階段。


試想在按下快門之前,努力尋找適當的光源與構圖;試想經過挑選後,決定某張照片未達標準,決定不上傳,藉以緊縮作品標準,而非無止盡放寬。影像處理與調整功能就像自動導航模式,令人忘記思考與觀察週遭環境,這些工具排除了許多攝影障礙,卻也阻止人們學習及評判照片優劣。


當然若各位滿意這些程式創造的結果,大可繼續保持既有習慣,而習慣無照片處理功能的人也不在少數,當人們堅守無濾鏡效果的原則,將會創造出另一種樂趣,否則總會給自己留下後路,藉由影像處理掩蓋瑕疵,就像意外吃下健康食品後,宣稱自己在節食,只是投機取巧。


今日人們需要另一套類似Instagram的服務,去除任何拍攝後的影像處理技術及工具,社群、使用者介面、留言功能一應俱全,也維持原貌,只是沒有修圖工具,目前我還沒見過如此程式,現有選項亦不符合網路社群習慣,希望有人能朝此方向開發,甚至由Instagram幕後團隊製作。

Copyright Wired TaiwanBy KEITH AXLINE   | 22 三月 2013
http://wired.tw/2013/03/22/opinion-filter-free-photography-democratization/index.html

回歸攝影原點:擺脫修圖濾鏡!
上午8:14:00

回歸攝影原點:擺脫修圖濾鏡!

2013年3月25日星期一





這支已停產的特別鏡頭,擁有著60-120MM的焦距(特別在HASSELBLAD是從來沒有ZOOM鏡的設計的)。最大光圈f/4.8,總長6寸,重量為1.5KGS (已經是非常重了...)某程度上,這支鏡的焦距是很方便的,大約是135格式的36mm-72mm 焦距,那豈不是可以一鏡走天涯了?可惜天下沒有這麼好的事。這支鏡頭和其他FE鏡也一樣,擁有電子接電和沒有鏡間快門(因為機身已有有焦平快門),即是只有200或2000系的機身可以接上這類鏡頭。

值得注意的是,這支鏡頭沒有PC接點,即是不能接上FLASH或數碼片背。另外,因為它的重量,除非你大部份時間都在攝影棚拍攝,把它拿出去戶外拍照,一支穩固的三腳架是少不了的。

最後它的非原廠設計(日本製造,難道是Fuji的作品?),拍攝出來的照片和一般的德製HASSELBLAD ZEISS鏡頭有點分別,話雖如此,它的二手價格還是站的很穩,叫價約HKD8,000 - HKD10,000。是否值得就見仁見智了,但它絕不是我的首選。
Hasselblad FE 60-120mm Zoom Lens 一談
下午9:09:00

Hasselblad FE 60-120mm Zoom Lens 一談

人總是要為自己的將來打算一下的,現在也需要為自己的寶貝相機計劃它的將來。要是未來10年後再沒有菲林推出,那只可以把僅存在世上的菲林都用光....再到沖曬的技術也沒落的時間。那只好買入昂貴的數碼片背....(港幣數萬元起跳!!)

然後再到網上搜查一下資料, HASSELBLAD CFV39叫價HKD80,0000.................

怎樣都買不下吧? 已經超出一般攝影愛好者的能力範圍,還是我比較窮?!

再次一級已經是CFV16,HKD30,000左右。如果真的沒有菲林了,我想這是我最後的希望...其他廠如LEAF, PHASE ONE 要配上203FE的話,應該會令我很頭痛...

以下是在網上搜集到的KODAK PRO BACK 16MP的相片,遺憾的是因為它背上的IR FILTER,不能套上203FE,只好望門輕嘆。為什麼?因為它只要HK10,000 就有交易了。














更多請到該Sushicam 的FIICKR

數碼中片幅的震撼
上午2:50:00

數碼中片幅的震撼

2013年3月24日星期日

The Associated Press is reporting that a 22-year-old man has died from injuries sustained after miscalculating a rope swing at Utah's Corona Arch. Kyle Lee Stocking overestimated the length of rope necessary to swing through the opening of the 110-foot sandstone feature, crashing into its base.



Swinging from the arch was made popular by a YouTube video that has garnered over 17 million pageviews.



The activity became so popular that authorities recently banned commercial jumps.

In 2012, we published an Outside reader's staggering photo of amateur jumpers on the arch: "The stunt was impressive but a little frightening—even for photographer Sharn Seaward, who has skydived. 'Watching them gave me no desire to try it,' she says."

No word as to whether the death will affect private jumpers, but the Washington Post reports that the 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 can't enact an outright ban on the activity. It has posted a sign warning of possible 「severe injury or death even if your equipment works.」



Copyright: Outside

http://www.outsideonline.com/news-from-the-field/Man-Dies-on-On-Worlds-Largest-Rope-Swing-Corona-Arch.html?utm_source=twitter&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tweet
美國一男子玩高空繩索擺盪下意外死亡 MAN DIES ON WORLD'S LARGEST ROPE SWING IN CORONA ARCH
下午10:07:00

美國一男子玩高空繩索擺盪下意外死亡 MAN DIES ON WORLD'S LARGEST ROPE SWING IN CORONA ARCH

2013年3月23日星期六

鎖羅盆,本名鎖腦盆(按饒玖才─香港的地名與地方歷史 新界 一書中指出,鎖腦盆是一種佛教名稱),饒玖才指出,村民抵達山谷立村時,以山谷形似田螺,另一方面,谷前海退潮時,中央有石堆出現,形如鎖鑰,將谷口封住,故稱「鎖螺盆」。

因為工作關係,往往會在船上遠望東北的海岸線。所以很久以前已經想到東北海岸走一走,可惜遲遲未有機會。最後,在上星期終於有時間帶著POLLY和相機訪遊此地。


在烏蛟騰往三椏的路上,開滿了這種花,到底是什麼樹呢?


POLLY這時候的鞋還沒有爛!嘿嘿.....嗯,還有...立體感非常好。


乾涸溪澗上的紅葉


試一試側光,當時有一點陽光...


差不多走了4小時才到達鎖羅盆村前的海堤....203FE真的很重。先休息一下。


鎖羅盆村一境,這原來是一大片漁塘吧?




果真只剩下一楝楝破爛的村屋


但風景也算很不錯



村民應該是在農歷年回來了...但村都廢了, 有什麼意義呢?


谷埔村前的啟才學校,地下竟然是關帝廟?!


谷埔─新屋下


探遊香港東北古村─鎖羅盆
上午8:47:00

探遊香港東北古村─鎖羅盆


在2013年的年初,偶爾又被我在EBAY上看到203FE的競投,而且是一套加上很多配件(有點美中不足的是片背是E16而不是E12或E24,這個是後話了)。心想這次應該可以將它帶回家了...最後竟然是沒有太多對手下羸得,而且價錢還很平宜(相對上...)

我的203FE+110/2 套裝

Hasselblad 203FE + 110/2 FE +E16 片背的合照

說到2系的Hasselblad 機身, 不得不談它整個系列的歷史。整個200系是繼500 系列後,最高階(價錢亦是最高),配有焦平面快門的中片幅單鏡反光相機。200系總共推出了:

  1. 201F
  2. 202FA
  3. 203FE
  4. 205TCC
  5. 205FCC
如果你是Hasselblad 的愛好者,又可以負責極昂貴的相機器材及它的配件,那200系的Hasselblad 絕對是不二之選。而且它在二手市場的價錢永遠都是高據不下,某程度上也算是一種保值的投資。

再加上,如果是像我一樣也擁有一堆500系的配件,基本上都可以全部過渡到200系的機身上使用,連我那個破爛的A12也照用可也,慳下買E12片背的錢....

相信大部份買入200系的用家,都是想試一下110/2 FE的威力。其實還有一個方法可以省下買203FE 機身的費用,就是買入2000 系列的機身。

2000FC機身在1977推出市場,擁有和203FE機身一樣的最高速1/2000 sec快門,但2000FC的片背簾問題一直為人詬病,直至Victor Hasselblad 在1981年推出2000 FC/M 機身才被解決(其實只是在移去片背後把快門收回)。然後在1984年又再推出了2000FCW,容許用家配上電動過片器 (即是F WINDER)。最後推出市場的是2003FCW。簡單來說,如果你不選擇200系的機身,那麼2000FCW 或 2003FCW便是你的最好選擇,因為2000FC 或FC/M壞了的話,基本上是維修不了。
過往,我擁有過為數的少的500系列機身,由500C/M 開始,再買入503CX,然後是501CM,503CW我直接把它跳過了,因為它在二手市場價錢也是很高....重點是如果要用那個價錢去買503CW的套裝,倒不如用去買203FE。事實上,我只是把我手上的500系列全部賣掉,便換到一台203FE套裝了。

Hasselblad 203FE + 110/2 FE

好了,其實我選擇203FE的原因還不只是它能配上110/2FE。

  1. 被我買下的相機,都需要跟著我上山下海的,我想,如果Hasselblad 有內置測光的功能就好了...203FE正好滿足了我這個要求。(我的MINOLTA METER IV可以退下了)
  2. 獨有的1/2000 Sec 高速快門,在戶外用上f2光圈的話,高速快門是必須的。
  3. 可以使用Gossen metering knob 及我手上一堆A12及A24 (ebay上E12及E24叫價差不多HKD3000.... Orz)

片背


剛買入203FE時,還有點擔心我手上的A12及A24怎樣可以和203FE溝通(沒有電子接點嘛..),原來程式預設了如果裝上非ECC的片背是,ISO便是100,而且可以自行設定。




Hasselblad 203FE + 110/2 FE + F WINDER
Hasselblad 203FE 配上F WINDER 及PM90 VIEW FINDER

雙藍條的標誌,證明這是FE的套裝


說來有點慚愧,把它帶回家差不多3個月了,但工作關係,只拍了大約4卷正片...另一個原因是重,真的很重....但這些是後話了,先來一些照片看看效果:

拍攝器材:Hasselblad 203FE+110/2FE
掃瞄器材:Epson V700 with silverfast 6.6r


Hasselblad 110/2 FE @ f2


Hasselblad 110/2 FE @ f2,用高速快門拍下這兩隻花貓在玩,仔細看連地上濺起的粉末也凝固了。

                                                                                                                        Hasselblad 110/2 FE @ f2

Hasselblad 110/2 FE @ f2

Hasselblad 110/2 FE @ f2


Hasselblad 110/2 FE @ f8,收光圈下,順光拍攝木棉樹
 


Hasselblad 110/2 FE @ f2.8,四山石石礦場


Hasselblad 110/2 FE @ f2


Hasselblad 110/2 FE @ f2 失手了


Hasselblad 110/2 FE @ f2,有如夢幻般的散境...容許我墮落一下

Hasselblad 110/2 FE @ f2


Hasselblad 110/2 FE @ f2,POLLY在玩介子花


Hasselblad 110/2 FE @ f2   觀塘重建區中,僅存的老店


Hasselblad 110/2 FE @ f2   仁和里小巴站


Hasselblad 110/2 FE @ f2   哀


Hasselblad 110/2 FE @ f2   我又重回這裡拍他們了,不同的是店鋪都搬遷了,只剩這間改衣店。平日也沒有什麼生意,只是見老闆拿著二胡跟老街坊在玩...醉翁之意不在酒嘛


要寫的其實還有很多,下回待續....









初試Hasselblad 203FE + 110/2 FE
上午12:48:00

初試Hasselblad 203FE + 110/2 FE